RSS订阅励志小故事,励志人生,青春励志,名人名言
你的位置:首页 » 励志故事 » 正文

蔡维泽:那些说烂了的励志故事,现在已经不适用了。

选择字号: 超大 标准 admin 发布于2020-11-05 属于 励志故事 栏目  0个评论 37人浏览


今天的故事,关于台北大学的大三男生蔡维泽。


4 月份的时候,他决定代表自己的独立乐团「傻子与白痴」来北京参加比赛。在第一期节目里,他用一首 110 秒的《5:10 a.m.》打动了苏打绿的主唱吴青峰,让他感叹:“我好想听下去。”


后来,他的音乐打动了更多人。几个月后的现在,他拥有了近 100 万微博粉丝。


“花了四年时间来迷茫,花了四个月时间来清醒”,在一个视频里,他这样总结自己的经历。


而我在和他聊了之后才发现,虽然他的目标是做音乐,但他从高中以来经历、抉择过的事情,和我们大家都很相似。


所以我觉得,不管你有没有听过他的音乐,他都是一个值得了解的同龄人。今天,就介绍他给你认识。


你也可以选择看完文章

再看视频


 #VIDEO 



___



如今的环境,大家似乎都更倾向于活在一种无所谓的、没有目标的状态里,可在歌词里写过“我常常躺在床上耍废”的蔡维泽却很坦白:


“我是一个有野心的人。” 


我忍不住反问,那你怎么看待那些没有目标的同龄人?


他给出了一个让人有些意外的答案:


“我觉得年轻人的状态,其实不是没有目标,他们是在「我是垃圾」跟「怀才不遇」之间来回地定义自己。


「我是垃圾」就是你有一个目标,但你会一直跟自己说我是垃圾。


「怀才不遇」就是我有个目标,我很容易达到,只是大家都不欣赏我。


我觉得现在年轻人的状态更像这个样子,不是说没有目标,而是我们的目标常常被生活蒙蔽掉,或者说,模糊掉。


我觉得,我们是有目标的。


垃圾的发音他用的是 「le se」,这让我稍微分神。但很快,我又被他的讲述拉扯了回来。


我蛮喜欢“目标被模糊掉”这个说法,毕竟,大家心底里谁又会真的没点目标呢?



这是他们乐团的一首最受欢迎的歌,

今天也推荐给你们听。




“我们乐团从来都没有什么很励志的画面。

#1 关于目标



因为参赛的人员限制,蔡维泽是一个人代表了乐团来北京比赛的。


作为乐团主唱,他来这里只有一个目标,就是希望在这个节目里活下去,从而让乐团获得关注,被更多的人认识。


这似乎是一个励志故事。


于是我问他,“所以你们乐团,有没有那种在一起下定决心的,像电影一样的励志画面?”


没有任何犹豫地,他给了否定的回答。


“我们真的不会有那种很励志的画面,一起说‘我们一定要这样’。从来没有过。”


他特别真实地坦白,“以独立乐团来讲的话,我们真的不会去规划很远的未来,因为没有用。


因为第一个,你没钱。”



他们把更多的心思,花在了每一首作品,以及作品的每一个细节上。


我想起了他们之前做过的一首 MV《5:10 a.m.》。


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一句一句歌词缓缓念出,旁边布景里的电视机里插了一根烟管,白烟无规律地间断吹出。


这首 MV 的开头,有一个打火机的清脆声音出现。


这本是一个一闪而过的声音,但后来,在乐队的 FB 专页上,他们提及很喜欢打火机的清脆声,因为那给人一种黑暗中的明亮感,所以就把它加到了歌曲里。


而在另一首《视线所及只剩生活》中的 2 分 55 秒处,也有一个打火机的清脆声音出现。


这一种细节,注定只有很少人会注意到。但注意到了的人,就会知道歌曲的用心。


细节都很耗费心力,而支撑他不断输出心力的目标,早就在他脑海里出现了——


希望他们乐团做的音乐,可以成为一种被大家铭记的风格,以后有机会到小巨蛋演出。


我说,“鸟巢也不错啊。”


他笑:“麦迪逊花园广场更好。”


他一直认为,“年轻人表达自己的野心不是一件特别羞耻的事情。”


我问他,自己的期待这么高,团队和歌迷对你的期待也这么高,一定很大压力吧,会怎么去应对?


他给出的答案,也与我的预料不同:


“我觉得你够热爱这些东西的时候,他们的期待会变成助力,而不是压力。


回到节目,我觉得支撑我一路往后走的除了团员,我会想是不是还有一些独立音乐人,他们正在看着我。


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。”


在他提到“是不是还有一些独立音乐人在看着我”的时候,我仿佛能感受到一种使命感。


在他眼里,我似乎看到那种“希望独立音乐也能成为主流”的强烈渴望,我猜想,正是这一种不仅仅是自私的渴望,支撑了他的野心。


更大的野心,通常都是由不那么自私的目标去作为根本原动力的。


不然,那些带着自虐成分的付出,很容易就会因为“我为什么要活得那么辛苦”而被排除掉。





作为一个团队,

个性有时候比实力更加重要。

#2 关于伙伴




了解一个人,我喜欢先问他在乎什么东西。


于是,我问蔡维泽:“你最大的成就感从哪里来?是歌迷吗?” 


但他给我的回答是:“我最大的成就感来自于我的团队,因为他们都对我很严苛。”


在他们的乐团里,如果他没有办法写出一首让其他团员闭嘴的作品,就根本没有资格让这首作品以乐队的名义发表出去。


这是一种很值得珍惜的团队氛围。


很多好朋友组起来的团队,之所以无法突破自己,做出更好的东西,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他们照顾彼此的感情,无法做到真正严格要求对方。


和一群严格的人一起做事,本身就是非常难得、又十分幸运的事情,也难怪,他会感叹:


“这是一个很棒的缘分,可以遇到一群愿意指责你的错误,也愿意跟你一起成长的人。”


而关于乐团为什么能从高中一直坚持到现在,他认为,对于团队来说,个性比实力更重要。


“一个乐团的解散通常会因为两个点,最大的点是没有钱赚。另外一个原因是成员的个性。”


他提到,比赛的时候,团队的成员每一期都会看,但是从来没有给他鼓掌(节目的投票方式)。


“输了之后就说你真的很废,说你哪个地方唱不准,他们专注的点还是在音乐上。就像我这一集拿了最强厂牌,他们还是会跟我说,你《山丘》一直走音。


我觉得这反而是好事情。”


一群严格的人,又是这样地欣赏对方的严格。这种追求也可以理解为,他们真的认同团队的理想,所以不能让任何一个作品丢脸。


他说,“喜欢一件事情,最需要的养分就是成就感。” 而他最大的成就感并不是来源于外界,而是团队。


真是一件值得羡慕的事情。



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小小的开始。

#3 最后部分


在和蔡维泽聊天的过程里,内心总会交替出现两种感受:共鸣,与略微的心酸。


其实大多数的同龄人的经历都很类似,我们一直到大学毕业,可能都没有太多自我空间去发展「真正的喜欢」。


即使发展了,也不会得到太多的鼓励和支持。


蔡维泽的父母分别是公务员和中学老师,一路比赛到现在,也只是最近一期有看,并不是特别情愿让他来参加。但他还是做了自己的、没有那么多人支持的决定。


一直以来,他也在努力在班上保持好的成绩,并考上台湾很好的大学。


这是一种难得的、在压抑中成长的自我。


所以,我很喜欢蔡维泽的一首作品《你妈没有告诉你的事》。


    “

    拜托给我些时间

    求你给我些时间


    抱歉

    乏善可陈的

    千篇一律的

    已经说烂的

    你妈轻轻在你耳边歌颂的

    励志故事

    也不适用于现在了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”


的确,那些已经被说烂的励志故事,还在禁锢、影响着很多同龄人。让我们不得不偷偷藏着一部分的自我,去迎合旧有的标准。


但他的故事却在告诉我们一种可能性:至少,可以再争取看看。


我很记得他对我感叹的那句话:“其实我们做音乐真的只是顺其自然。”


这句话里,“顺其自然”这几个字念起来轻轻松松,但背后却满是看不见的争取:在他们高中加入热音社的时候;在他们决定要成立乐团的时候;在他们对每一首作品都充满执着的时候;还有,在决定要参加节目的时候。


这一个又一个的微小决定,其实是我们很多人都拥有的。


但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足够幸运和执着,去争取让这每一份转瞬即逝的随机变成必然。


而我所希望的事情是,能有更多的人在看完了他的故事之后,也能够去默默地生长自我。


直到,直到可以发挥的那一天。




最后

分享他在微博写的一段文字吧



“其實我覺得吧,人生就是這樣。

你不會知道今天又有誰要向你道別,

又有誰會和你遇見。


不會知道你出門會不會踩到動物的排泄物,

也不會知道手機會不會突然沒電。

又或突然沒了熱水,

突然沒了心動的感覺。


也不會知道你上一行想要強行押韻,

但又沒押成。


夜半時分,

我們如此脆弱,卻又如此堅強。


(深夜想泡泡麵,往碗裡注了熱水卻發現水是冷的,有感而發。)”



而看完之后

  我也想在文章后面多说一句:


我们都不知道未来会不会顺利

但还是想祝对方一切都好


晚安


也欢迎你关注我们

告诉我们你想了解的人




文字 / Blake 

策划 / 徐 47 Kitty

视频 / 陈难 万楽 Leaf Hao 筑北

图片 / 来自 @我是蔡維澤啦 

拍摄 / #VIDEO

采访 / WhatYouNeed



标签:励志故事,

站长推荐的文章
最新评论